金月芽期刊網

和“村級組織”相關的論文

  • 光澤縣積極拓展安全生產宣傳教育陣地 相關:安全生產工作 光澤縣 宣傳教育
  • 一是縣委宣傳部和縣安辦聯合在“光澤新聞網”開設安全生產專題。二是在成熟發展起來的鄉村論壇中設立安全生產專題,充分發揮村級組織在安全生產工作的作用,使村(居)干部提高安全生產工作水平、增強爭創意識。三是在新浪開通官方微博大力宣傳安全生產工作,并且向廣大民眾發送警示提示信息,鼓勵全體安監干部在個人微博及微信朋友圈開展安全生產宣傳。
  • 三源浦鎮提前謀劃2015年黨建重點工作 相關:黨建 “最后一公里”問題 村集體經濟
  • 按照全縣組織工作會議上的總體要求,鎮黨委召開黨委會提前謀劃部署2015年黨建重點工作。一是深入推進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建立問題整改長效機制,徹底打通服務群眾的“最后一公里”問題;二是推行村級組織規范化服務建設,推動村部社區化改造升級。對村部面積小于90平方米的新世村村部通過置換進行擴建。完成尹家、鮮光等15個村的社區化村部建設,全面實行村干部坐班制度,實行民事村辦制度;三是統籌謀劃,積極做好軟弱渙散黨組織整頓工作。全面完成二道村、紅星村和德興村3個村的軟弱渙散黨組織整頓工作,使其晉位升級;四是加大產業調整力度,促進村集體經濟增收。通過冊外地清理發包、土地集中流轉、合作社入股分紅等方式,有效解決村集體無固定經濟來源問題。
  • 浙江:啟動村級換屆試點嚴打賄選等行為 相關:村級組織 試點 浙江
  • 近日,浙江啟動村級組織換屆試點工作,圍繞基層關注的重點問題探索實踐,為全省面上鋪開積累經驗。在前期調研基礎上,浙江把各地反映比較集中的問題作為試點工作的主要內容,要求各地結合實際,扎實開展試點,進一步嚴控候選人(自薦人)資格條件,加強資格審查,防止有劣跡人員進入村級組織班子。
  • “紅包”額雖小 賄選事卻大 相關:“紅包” 賄選 換屆選舉工作
  • 2月6日,浙江省天臺縣村級組織換屆選舉工作領導小組查處了一起在換屆選舉中利用微信紅包進行拉票賄選違反換屆紀律的案件。
  • 阿榮旗“三學”模式做到學深學通學到位 相關:阿榮旗 黨員領導干部 基層黨員干部
  • 阿榮旗在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過程中,旗委領導率先垂范,通過集中學習、組織自學、專題研討等多種形式,做到學深、學通、學到位。召開會議集中學,主要是組織旗、鄉、村三級黨員領導干部,參加全市舉行的學習黨的十九大精神專題報告會,及時將十九大報告和新修訂的《黨章》納入理論中心組學習內容。創新載體靈活學,主要是各鄉鎮各單位采取“三會一課”、主題黨日的形式,村級組織采取遠程教育、文藝下鄉、村村通廣播等方式開展學習。研讀資料主動學,主要是及時向基層黨員干部發放《黨的十九大報告學習輔導百問》《十九大黨章修正案學習問答》等學習資料,組織廣大黨員干部充分利用業余時間開展自學。
  • 寧武縣“五位一體”推進精準扶貧 相關:扶貧開發 村級組織 山西省
  • 山西省寧武縣創新舉措、強化落實,全力推進精準扶貧。一是樹立正確用人導向。結合2017年村級組織換屆,開展村級組織后備干部儲備工作,注重把優秀返鄉青年、致富帶頭人和大學生村官納入村級組織后備干部,大力選拔黨員群眾擁護、“雙帶”能力強的村兩委班子帶頭人,努力把村級班子建成扶貧開發的主心骨。
  • 村社干部:身在基層卻背對基層? 相關:村社干部 辦公場所 村級組織
  • 隨著國家對基層投入的不斷加大,大多數村級組織都有了獨立辦公場所。但一些基層群眾反映,村(社區)干部“只對上級負責,不為百姓解憂”,到村里辦事經常找不到人,甚至一些村(社區)干部掛著書記、主任的頭銜長年累月不在村里,“身在基層卻背對基層”現象在一些地方較為嚴重。
  • 康樂縣大力推進“六位一體”村級活動場所建設 相關:活動場所建設 村級組織 康樂縣
  • 2016年以來,康樂縣把村級組織活動場所建設作為助推精準扶貧的重要舉措來抓,建立“縣委抓安排部署、組織部門抓指導規范、住建部門抓質量監督、鄉村組織抓配合協調”的工作機制,每年改擴建15個村活動場所,對其他不能正常辦公的村活動場所逐年改造。
  • 懸浮型政權:成因及破解進路 相關:懸浮型政權 鄉鎮政權 村級組織
  • 后農業稅時代,鄉鎮政權與農民日漸疏離,成為懸浮于基層社會之上的政權。治理權威衰變的鄉鎮政權將村級組織納入自身的權力框架,村級組織也呈現出懸浮性。鄉鎮和村級組織懸浮源于治理能力衰變、干部?離農化?、壓力型體制、農村的空心化和農民的原子化功利化,同時也與農業稅取消和計劃生育壓力大大減輕相關。破解懸浮困境,應著力提升鄉鎮和村級組織公共服務能力,變壓力型體制為民主合作體制,治理農村的空心化和農民的原子化功利化以及堅持走群眾路線。
  • “扶貧社”打通“最后一公里” 相關:最后一公里 扶貧社 村級組織
  • 一個時期以來,村級組織經濟實力不強、管理手段單一、服務平臺缺失等癇疾不但長期消解基層村“兩委”權威性,導致“空殼村”頻現,成為脫貧攻堅過程中難解的“梗阻”。近日,《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陜南基層調研發現,去年以來,陜西省留壩縣積極探索村級組織管理運營新模式,通過創建“村級扶貧互助合作社”(簡稱扶貧社),為村級組織賦權活能,使村級組織發展有了本錢、管理有了手段、干事有了平臺,打通了脫貧攻堅“最后一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