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和“議會政治”相關的論文

  • 政黨政治研究如何展開 相關:政治研究 政黨 代議制民主
  • 政黨政治研究的源起政黨源自西方,隨著代議制民主和議會政治的成形而成形、發展。蘇共模式的黨則與西方原生態的政黨迥然不同。它們既非產生于既有體制內部,在這一點上只與社會民主黨類似;也不是要沿著體制內的合法途徑獲得政權,這一點和社會民主黨也沒有了共同性。
  • 民初議會政治失敗原因再探析 相關:民國初年 議會政治 失敗
  • 對于民國初年議會政治在中國淺嘗輒止的失敗,本文認為新舊社會轉型時期國民大眾思想上的守舊、落后,北洋軍閥集團的阻抑及議會內部激烈的黨爭是使議會政治走向毀滅的最主要原因。
  • 安福國會議員選舉論略 相關:安福國會 議會政治 選舉制度
  • 國會選舉是民主政治的重要一環。長期以來,安福國會一向是作為民初中國民主政治腐化與衰敗的政治符號而存在的,更普遍地被學界認為是軍閥玩弄強權與實力的一場政治游戲。綜合考察安福國會議員選舉的過程,我們會發現,相對于民初第一屆國會選舉而言,它有更多的腐化與墮落的烙印,諸如選舉過程中嚴重的賄選、包辦與舞弊問題等,但選舉法律的制定與選舉形式的存在,無形之中便標注了其墮落的底限。客觀而全面地考察與評價安福國會的選舉,將有助于更清晰地把握民主政治在中國的走向。
  • “良法”離不開“君子”的維護 相關:“君子” “良法” 國會議員
  • 近代中國最早的國會議員。產生于清末資政院。資政院議員雖然是第一次登上議會政治舞臺,但表現出色,對于提交的議題,總是不遺余力地質問或建議,迫使政府重視議題,并予以解決。 但如果就制度設置而論,資政院的缺陷是顯而易見的,比如它的法定權限與獨立性均不足,還不是真正的國會,而是國會的過渡形態。然而.在實際的運作中,資政院議員的表現還是可圈可點,反倒是設計更為“完美”的民國國會,賄選等丑聞迭出。
  • 什么是“拉布”(政治術語) 相關:政治術語 議會政治 專業術語
  • 拉布即冗長辯論(香港稱為阻撓議事,英語:filibuster)是西方議會政治的專業術語,狹義是議會中居于劣勢的一小部分甚至單獨一位議員,無力否決特定法案、人事,或為達到特定政治目的時,
  • 尼共(毛)視域中的“毛澤東主義” 相關:尼共(毛) 毛澤東主義 武裝斗爭
  • 尼泊爾聯合共產黨(毛澤東主義),將“毛澤東主義”作為其主導意識形態,在近20年的奮斗歷程中,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期間,尼共(毛)分別經歷了人民戰爭中對“毛澤東主義”的實踐階段、議會斗爭中對“毛澤東主義”的漸次背離階段,到今天在尼泊爾國內政治進程中陷入議會政治的困境。當前,尼共(毛)面臨理論與實踐創新的雙重挑戰。
  • ?代表?與議會政治的張力——一個政治思想史的考察 相關:代表 代表制 議會
  • 議會與代表的理念和制度源起于中世紀歐洲,經過長期的歷史演化和政治沖突,議會逐漸在英美成為一種具有影響力的政治實體,隨著18世紀產業革命以及美法大革命的推波助瀾,議會成長為一種代表人民的民主機制。本文嘗試通過政治思想的歷史演進,說明議會與代表觀念的演變及其存在的主要爭議,并就盧梭、史密特等人對議會政治與代表的詰難,反省這一制度在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
  • 日本近代早期圍繞議會設立的思想論爭 相關:議會設立 議會政治 日本政治
  • 日本近代早期,在大力鼓吹實行議會政治必要性的基礎上,政治界和思想界圍繞議會如何設立的問題展開了論爭:關于議會構成,有一院制和兩院制的分歧;在議會設立途徑上,存在由天皇任命、民選產生、官方確定、部分民選部分任命以及采取多渠道設立等各種不同的主張;關于選舉人資格,存在著資格限制和無資格限制,即實行有限選舉還是普選兩種主張;關于上院和下院議員任職的身份,大多數人主張有不同的限定。這些論爭最終推動日本君主立憲制的議會政治的誕生。
  • 晚清議會政治思潮的進步意義及局限性 相關:晚清 議會政治 進步意義
  • 在晚清民族危機日益深重的背景下,西方議會政治被作為救國方案為中國人所接受,并逐漸成為近代中國政治變革的重要組成部分。尤其在晚清最后10年,革命派、立憲派以及清政府均形成了各自的議會政治方案,從而有力地推動了國人對議會政治的認識。由于特定歷史條件的影響,晚清議會政治思潮在具有進步意義的同時也存在時代局限性,這對于理解民國初年議會政治實踐的失敗具有重要意義。
  • 被黨團政治綁架——臺灣“立法院”黨團協商的制度困境 相關:臺灣“立法院” 議會政治 黨團協商
  • 隨著兩岸經濟社會交流的日益制度化,臺灣“立法院”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研究其關鍵性議事機制對于分析臺灣島內政治生態和突破兩岸困局有特別的意義。黨團協商是臺灣“立法院”重要的議事機制,它的確立提高了“立法院”的議事效率和保障了少數派政黨的議政空間,但是這一制度背后隱藏的黨團斗爭卻裹挾了“立法院”,使得高質高效的政治決策與社會治理難以預期,“立法院”也因此陷入了多重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