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和“20世紀90年代”相關的論文

  • 淺議地方紙媒民生新聞策劃存在的問題及對策 相關:新聞策劃 民生 紙媒
  • 提起民生新聞策劃還得從新聞策劃談起,策劃一詞運用到紙媒由來已久,但真正成為媒體人注重和常用的表現手段還需從20世紀90年代說起。當時隨著我國改革開放步伐的加大,輿論環境的進一步寬松,紙質媒體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出來,據相關資料顯示,從1995年到2006年,紙質媒體由改革開放的180多種增加到1900多種,從單一的黨報到黨報、晚報、都市報、行業專業報和服務類報紙并存。
  • “網絡文學湘軍”建設的問題與應對 相關:網絡文學 湘軍 20世紀90年代
  • “文學湘軍”曾經輝煌一時。然而,20世紀90年代以降,湖南文學的整體實力在悄悄下滑。網絡文學的迅速發展,為“文學湘軍”重振雄風提供了契機。秉承“敢為人先、經世致用”的湖湘文化精神,新一代的湖南文學創作者們及時調整創作思維,更新表達形式,積極投身于網絡文學創作。他們以驕人的創作實績,很好地彰顯了湘籍作家的文學敏銳度和創作潛實力,再一次鍍亮了“文學湘軍”這張湖南文化名片。
  • 融媒時代學術期刊版權的侵權情形、法律爭議與新秩序 相關:學術期刊 法律爭議 20世紀90年代
  • 我國學術期刊的媒體融合早在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便已起步,標志性的成果為以中國知網和重慶維普公司為代表的各類期刊數據庫的建立和推廣。自2014年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出臺《關于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來,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的融合被上升至國家戰略的高度予以重視,學術期刊的媒體融合也開啟了加快發展的新時期。
  • 親子文化:社區營造的兒童視角 相關:文化共同體 親子教育 兒童視角
  • “親子教育”是20世紀末期在美國、日本和中國臺灣等地興起的一種新型教育模式,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在中國大陸出現“親子”一詞,并伴隨著各種教育、文化、產業形態而逐漸熱遍全國,尤其是關于親子文化的學術概念和理論框架,以及如何從政府(政策)、企業(產業)、社會(觀念)共同構建親子生活的視角,來對包括子代、親代、隔代、家族、社區在內的親子文化共同體及其運作機制的探討,并對中國親子文化與中國社會經濟發展之間的關聯性及其未來充滿期望。
  • 經濟學理論學科中的隱喻問題-《隱喻與工廠:商學與經濟學中的比喻》評介 相關:隱喻 經濟學 理論學科
  • 西方對于隱喻的研究歷史可追溯至古希臘時代,隱喻一直是修辭學家和哲學家關注的熱點,并且在20世紀70年代,在國際學術界掀起了一場隱喻的熱潮。到20世紀90年代時,隱喻已是認知學中的一個重要話題。
  • 《華爾街》、《開水房》及《商海通牒》:金融文化之表象 相關:《華爾街》 金融文化 20世紀90年代
  • 隨著兩部標志著新自由主義勝出的解禁法案獲得通過,極度亢奮的情緒席卷了20世紀90年代的美國市場。比爾·克林頓總統提議廢除格拉斯-斯蒂加(Glass—Steagall)法案(1936年),并于1995年用格朗姆-里奇·比利雷(Gramm—Leach Bliley)法案取而代之,這受到了華盛頓政治機構和華爾街近乎一致的歡迎,兩者都在尋求“后里根時代”的進一步解禁。
  • 20世紀90年代的武漢城建開放引資熱潮 相關:20世紀90年代 改革開放 城建系統
  • 在武漢改革開放40年的歷程中,上世紀90年代城建系統掀起的開放引資熱潮,一度備受矚目.這股熱潮持續七八年之久,以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利用外資為主線,項目之多、聲勢之大、成效之顯,在全市居于前列;與此同時,引進外資進行房地產開發和舊城改造,也在三鎮次第推進而后全面展開.城建系統開放引資,加快了城市建設,緩解了市民“三難”(吃水難、出行難、住房難),改變了城市面貌,改善了投資環境,為促進武漢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可貴貢獻.
  • 卷首 相關:優秀文學作品 20世紀90年代 青年作家
  • 《朔方》創刊近六十年,一以貫之地落實?出人才出作品?的根本宗旨,突出地域特色,并始終以推出青年作家、扶持文學新人為己任,初心不改。尤其是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為寧夏乃至中國文壇輸送了一批實力不菲的作家,以及大量優秀文學作品。刊物也在一個個文學新人的加盟中,始終保持可貴的新鮮的活力,影響力得以不斷擴大和提升。
  • “一帶一路”引領中亞絲綢之路復興 相關:絲綢之路 中亞 20世紀90年代
  • 一、“絲綢之路復興”對接“一帶一路” 中亞地處歐亞大陸中心,自古就是絲綢之路上的重要通道,撒馬爾罕、布哈拉、馬雷等城市隨著絲綢之路的興盛而繁榮。中亞國家獨立后,紛紛提出復興絲綢之路的設想。早在20世紀90年代,烏茲別克斯坦總統卡里莫夫就呼吁復興絲綢之路。
  • 藝術理論的本體堅守與當下拓展——評陳旭光新著《藝術的本體與維度》 相關:“本體” 藝術理論 維度
  • 《藝術的本體與維度》一書,在書名上已經向我們展示了其最大的亮點,那就是將“本體”問題,作為該書整體理論架構的切入點、立足點和著力點。“所謂本體,指終極的存在,也就是表示事物內部根本屬性、質的規定性和本源,與‘現象’相對。”[1]或者說,本體問題是關于一個事物“為何與何為”的原點性問題。在20世紀90年代的中國,藝術本體論是熱門的學術前沿問題,但隨著后現代文化理論的興盛而逐漸式微。在當下的文藝理論界,解構文藝本體論的反本質主義思潮強勢在場,使本體論研究陷入更加尷尬難為的境地。但是,陳旭光卻沒有被形勢所困,而是清醒且堅定地抓住“本體”這個理論之基,展開藝術理論之維的建構,顯示出自己的學術信念和學術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