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和“群體感應”相關的論文

  • AI-2/LuxS群體感應系統介導乳酸桿菌益生特性研究進展 相關:乳酸桿菌 群體感應 AI-2
  • 群體感應(quorumsensing,QS)是細菌問通過化學信號分子進行信息傳遞的一種形式。信號分子可以分為4大類:寡?(oligopeptides)、?基高絲氨酸內酯(acyl—homoserinelactone,AHL)、自體誘導物2(autoinduction-2,AI-2)和擴散信號因子(diffusiblesignalfactor,DSF),其中AI-2和其生物合成關鍵?LuxS組成的QS系統(AI-2/LuxS系統)介導革蘭氏陽性(G^+)和陰性(G^-)細菌的種內和種間信息交流。乳酸桿菌(Lactobacillus)是一種存在于人體內的益生菌,具有抑制病原微生物、維持腸道微生態平衡和增強機體免疫力等生理功能。綜述了AI-2/LuxSQS系統介導Lactobacillus耐酸、抑制病原微生物、對腸表皮細胞的黏附和形成生物膜以及在動物消化道中的存活性等益生特性方面的分子機制。
  • 錐狀斯氏藻藻華期間群體感應信號菌株的動態變化 相關:錐狀斯氏藻藻華 菌藻關系 群體感應
  • 群體感應信號(quorum sensing,QS)是細菌的一種特殊交流方式,它具有調節種群密度、生物膜形成、毒素產生以及色素的形成等多種功能。藻菌關系是藻華過程中重要的一環,為了探求藻華過程中信號微生物的動態變化,我們以深圳大鵬灣的錐狀斯氏藻(Scrippsiella trochoidea)藻華中的QS菌株為研究對象,應用報告菌株和環境微生物宏基因組方法,監測了藻華爆發期間信號微生物的動態變化過程,并構建了藻類、QS微生物與其它微生物的相關性關系。結果表明:在篩選的QS菌株中經去冗余和重復后成功鑒定了7種不同的細菌,分別是冷桿菌Psychrobacter cryohalolentis、普羅維登斯菌Providencia sneebia、假單胞菌Pseudomonas stutzeri、微小桿菌Exiguobacterium sp.AT1b、產酸克雷伯菌Klebsiella oxytoca、球形賴氨酸芽孢桿菌Lysinibacillus sphaericus和鮑氏不動桿菌Acinetobacter baumannii。相關性分析發現P.sneebia的豐度與藻類數量變化呈正相關,而L.sphaericus和P.stutzeri的豐度與藻類數量變化呈負相關,其它QS微生物中未見顯著相關性。綜合實驗的結果來看,QS微生物在藻際微生物的群體結構中扮演著一定的生態作用,它幫助我們從一個新的視角了解藻華過程中QS微生物的豐度變化和網絡關系,為認識藻菌關系提供了新的思路。
  • 假單胞菌HT66的PhzI-PhzR調控系統的功能研究 相關:綠針假單胞菌 PhzI-PhzR雙元調控系統 群體感應
  • 綠針假單胞菌(Pseudomonas chlororaphis)HT66是一株分泌高水平吩?-1-甲?胺(phenazine-1-carboxamide,簡稱PCN)的植物根際促生細菌。通過全基因組測序與分析,發現phz基因簇上游存在著PhzI-PhzR雙元調控系統。顯色實驗表明,野生株信號分子抽提物不能使指示菌紫色桿菌(Chromobacterium violaceum)CV026顯紫色,但能使指示菌根癌農桿菌(Agrobacterium tumefaciens)NTL4顯藍色。研究采用基因無痕敲除方法構建了突變株ΔphzⅠ、ΔphzR;與野生株相比,ΔphzⅠ突變株喪失了PCN合成能力,對終極腐霉的抑制作用明顯下降;而且突變株ΔphzⅠ的信號分子抽提物也不能使指示菌NTL4菌顯色。由此可見,菌株HT66以高絲氨酸內酯作為群體感應的信號分子,且吩?的生物合成受到了PhzI-PhzR的嚴格調控。進一步形態觀察表明,突變株ΔphzⅠ的菌落顏色變為乳白色,鞭毛泳動性與野生株相比大大降低,但其群體從動性變化不顯著。
  • 華南農業大學教授獲邵逸夫生命科學和醫學獎 相關:華南農業大學 生命科學 醫學獎
  • 據悉,華南農業大學群體微生物創新團隊帶頭人E.PeterGreenberg教授于近期獲得香港邵逸夫生命科學與醫學獎。該獎項由E.Peter Greenberg教授和美國普林斯頓大學BonnieLBassler教授共同獲得。他們共同發現的群體感應(一種細菌細胞間信息交流行為的調控機制),為人類最終開發新型的病害防控方法奠定了理論和應用基礎。
  • EGCG抑制波羅的海希瓦氏菌生物被膜和腐敗活性的研究 相關:波羅的海希瓦氏菌 EGCG 生物被膜
  • 以海產品腐敗菌波羅的海希瓦氏菌(Shewanella baltica)為對象,評價了兒茶素單體抑制生物被膜的效果,并分析效果最佳的單體對該菌生物被膜和腐敗活性的影響.結果表明,5種兒茶素單體均能抑制S. baltica生物被膜形成,其中表沒食子兒茶素沒食子酸酯(Epigallocatechin gallate,EGCG)抑制率最高,其最小抑菌質量濃度為40 μg·mL-1,亞抑菌質量濃度10-30 μg·mL-1的EGCG對細菌生長無顯著影響.在30 μg·mL^-1 EGCG作用下,群體感應(Quorum sensing,QS)信號分子?喃酮?硼酸二酯(Autoinducer-2,AI-2)、二酮??類化合物(Diketopiperazine,DKPs)cyclo-(L-Pro-L-Leu)和cyclo-(L-Pro-L-Phe)活性顯著下降(P〈0.05),其抑制率分別為63.95%、27.43%和21.94%.亞抑菌濃度EGCG能顯著抑制S. baltica生物被膜形成、泳動能力和蛋白?活性(P〈0.05),呈現濃度依賴性,在30 μg·mL^-1時抑制率分別為55.18%,66.71%和46.67%.因此,EGCG在亞抑菌濃度下能夠干擾S. baltica的QS系統,有效抑制生物被膜形成,減弱致腐能力,研究為EGCG作為新型的QS抑制劑調控食品腐敗菌奠定基礎.
  • 枯草芽孢桿菌中多聚-γ-谷氨酸的生物合成及其調控機制 相關:多聚-γ-谷氨酸 芽孢桿菌 群體感應
  • 芽孢桿菌屬(Bacillus)細菌及少數其他細菌可產生多聚-γ-谷氨酸(Poly-γ-glutamic acids,縮寫為γ-PGA),這是一類可溶、能降解、有多種用途的生物高分子材料,這種高分子物質還參與某些細菌的莢膜形成.PGA合成?復合體與細胞質膜相連,在枯草芽孢桿菌(包括納豆菌)和炭疽菌中分別由pgsBCAE和capBCADE基因簇編碼.在枯草芽孢桿菌中pgsBCAE的表達和γ-PGA生物合成受到群體感應(Quorum sensing)系統及其它信號轉導途徑構成的復雜網絡所調控,與細菌芽孢形成、自然感受態誘導、次生代謝物質合成和群聚運動等重要過程相互關聯,共同對芽孢桿菌的環境適應和生存發揮著關鍵的作用.本文總結和評述了芽孢桿菌γ-PGA生物合成及相關調控機制研究的新進展,特別是信號轉導網絡中兩個小分子多?DegQ和SwrA的功能.這兩個小分子介導群體感應系統和DegS-DegU二組分系統之間的相互作用,共同調控γ-PGA的生物合成.對PG眙成調控機制的了解可為γ-PGA高產工程菌株的構建和生產工藝設計等提供參考.圖3參48
  • 好氧顆粒污泥耐受高碳氮負荷過程中的群體感應 相關:好氧顆粒污泥 高碳氮負荷 群體感應
  • 為了探究好氧顆粒污泥耐受高負荷碳氮的生物學機制,對比分析了不同負荷條件下好氧顆粒對污染物的去除、形體結構和群體感應現象.結果表明,好氧顆粒污泥具有同時耐受高碳氮負荷的能力,當進水COD負荷為12.9kgm-3d-1時去除率為90%以上,NH4+-N負荷為0.455kgm。d。時去除率在80%以上.隨著負荷的提高,顆粒的粒徑不斷減小,這可能增強顆粒的傳質傳氧作用.在進水負荷COD8.9—10.9kgm-3d-1、NH4+-N0.355--0.455kgm-3d-1時,AI-2活性較強,微生物之間相互交流比較活躍,并且保持較好的COD和NH4+-N去除效果。好氧顆粒污泥內部的AI-2活性高于出水溶液.研究表明,群體感應可能在好氧顆粒污泥同時耐受高碳氮負荷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圖3表2參31
  • 群體感應信號對“藻—菌”關系的調節作用 相關:藻菌關系 群體感應 生物膜
  • 藻類的生消過程中有多種微生物參與,其結構多樣性和功能多樣性構成了藻菌間復雜的共生關系.這些共生關系的行使依賴于一定的群體數量和組成結構,并受化學信號調節.本文聚焦于群體感應信號(Quorum sensing,QS),從化學生態學視角綜述QS信號介導下的微生物行為.生存在微生物群落中的個體并非以單個形式獨立存在,而是具有一定的結構,且個體之間存在廣泛的交流,QS信號便是通訊語言之一.細菌可以利用QS信號進行信息交流,協調群體行為,并調控特定基因表達.QS介導下的菌群行為包括在藻際生態位(Niche)的營造、生物被膜(Biofilm)的形成、物質代謝(C、N、S、Fe)的調節以及對溶藻行為的調控等.藻菌關系除了受QS調節外,其抑制劑(Quorum sensing inhibitor,QSI)也參與藻菌的共生關系.基于共生環境中存在著對藻類影響性質各異的菌群(有益菌或有害菌),開發QS或QSI是干擾藻菌關系、抑制藻類生長的潛在方法,可為赤潮的有效防控提供借鑒.
  • 高分子刷/銀納米粒子復合表面增強拉曼散射基底檢測群體感應信號分子 相關:表面增強拉曼散射 群體感應 綠膿桿菌
  • 利用原子轉移自由基聚合技術(ATRP)在硅片上合成聚甲基丙烯酸寡聚乙二醇酯(POEGMA)高分子刷,采用多次浸泡法在高分子刷中固定多層銀納米粒子(AgNP),形成POEGMA/AgNP復合SERS基底。掃描電鏡和紫外-可見吸收光譜分析表明,納米粒子成功固定到POEGMA高分子刷中并具有一定的三維排列。利用此SERS基底檢測了綠膿桿菌以及兩種代表性的QSSM分子(即綠膿素(PCN)和N-十二?基高絲氨酸內酯(C12-HSL))。實驗結果表明,此SERS基底對PCN的檢出限為10-10 mol/L,C12-HSL的檢出限為10-8 mol/L,綠膿桿菌的檢出限為10 CFU/mL。拉曼測試結果表明,POEGMA/AgNP納米復合SERS基底可以對綠膿桿菌和綠膿素進行同時檢測和區分。結合SERS技術的免標記、高靈敏性以及受水干擾小等優勢,POEGMA/AgNP納米復合SERS基底有望用于群體感應現象的研究。
  • 溫度響應的細菌生理生化特性調控研究進展 相關:溫度響應 溫度脅迫 雙組分系統
  • 針對細菌對溫度變化響應呈現的生理生化特性變化,總結了細胞內作為溫度感應元件DNA、RNA及蛋白質分子如何響應溫度變化,以及細胞調控生理生化特性的機制。重點介紹了典型的溫度響應雙組分系統的組成、結構及調控方式,如銅綠假單胞菌PG1480的CorS/CorR雙組分系統響應溫度的刺激調控細胞基因的表達,枯草芽胞桿菌的DesK/DesR雙組分系統響應外界溫度變化,調節編碼脂肪酸去飽和?基因des的表達,以及在嗜麥芽單胞菌中發現的LotS/LotR雙組分系統,調控低溫響應蛋白?的表達。同時總結c-di-GMP作為第二信使參與溫度響應雙組分調控的機制;提出研究的熱點問題和關鍵技術以及建議的研究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