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和“文學青年”相關的論文

  • 你們全家都是白領 相關:白領 文學青年 少數人
  • 哪類人算白領我到現在也不清楚,他們就像當初的文學青年一樣,本來是對少數人的尊稱,后來滿大街都往外冒文學青年的時候,這個稱呼就不值錢了,再后來你要夸誰是文學青年,對方會把眼睛一瞪:“你才文學青年呢,你們全家都是文學青年”,好像我侮辱了他們祖宗三代。目前白領也有這個趨勢,但還處于初級階段,他們正像地溝跑水一樣咕嘟咕嘟流得哪都是,你要不把他們當白領他們就跟你急。
  • 一名華爾街交易員的自我覺醒 相關:投資資產 創業公司 證券投資基金業
  • 他從小是科幻迷,職業生涯則從華爾街起步,他沒有選擇父輩堅守了30多年的制造業,而是嘗試在金融領域書寫不同的游戲規則上臺后,張鵬從兜里掏出一張紙,滿懷深情地做了一個詩朗誦。紙上的詩是他閂己為公司成立一周年寫的,名字是《致中子星》。現場員工才發現,原來他們的老板還是一位文學青年。70后的張鵬是中子星優財創始人。華爾街交易員六年沉浮,看盡了資本的繁華與冷漠,厭倦了枯燥的生活,2012年張鵬選擇回國創業。
  • 光輝歲月 繼往開來——記大芬油畫奠基、創始第一人 黃江 相關:第一人 油畫 文學青年
  • 黃江,祖籍廣東四會,在廣州市成長,1966年于廣州第六中學畢業。作為文學青年,對生活和未來充滿夢想,為實現藝術夢想,曾努力不懈地去追求,早期跟著胡一川(原廣州美術院院長)學畫,后因社會浪潮沖擊,與其他文藝小青年一樣下鄉,到了廣州市郊區(現花都市)做知青,但這并沒有改變他對藝術不倦的追求,因為藝術的執著,領導安排他做了文藝宣傳工作,在下鄉的日子里也因為工作之便為后來藝術之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 花園里的咖啡與詩意 相關:花園里 原創設計 李元勝
  • <正>在少數派花園喝咖啡,能喝出詩意來,那里聚集了重慶最有名、最活躍的詩人們。他們是重慶城里文化、藝術、創意領域的觀察員與踐行者,用自己的視角來解讀重慶的非遺、文字、藝術、原創設計等文化版圖,突然發現,原來重慶有太多讓人眷戀的地方。有人說,少數派花園就是重慶的文藝囤,在您開這家咖啡店之前,重慶的文藝圈是怎樣的呢?有了少數派花園之后,這個圈子又發生了什么奇妙的變化?李元勝:1999年,我和幾個詩友一起做了界限詩歌網,聚合了一批熱愛詩歌的文學青年,每個月我們會舉辦兩三次讀詩會活動。
  • 農民保安的作家夢 相關:農民 作家 保安
  • 河南省內黃縣中召鄉王大吳村有個懷揣文學夢的青年,他農民出身,以保安為業,還身兼中國散文家協會會員。紅袖添香文學網站和新浪原創網站的簽約作家。他就是王丁強,一個執著在文學路上逡巡,發表詩歌散文30余萬字,獲得過中國魯迅獎和路遙文學青年獎的農民文學青年。
  • 女朋友媛媛 相關:朋友 人民大學 文學青年
  • 我和媛媛第一次見面還是我上大學的時候.是個晚上。那時我還是一名文學青年,當然,現在也是。只是那時我更加狂熱,對未來充滿不切實際的幻想。那天晚上我在人民大學附近的一個網吧上網.無意間就碰到了媛媛。我問她在哪里,她說就在學校——人大。我說想不想出來見見?她猶豫了片刻,然后說,好。
  • 只要這樣做,你也能寫出這么“美”的公文 相關:公文 “美” 領導文稿
  • 一般來說,文秘人員在從“秘”之前大多是文學青年,熱愛文學,喜歡讀書,喜歡寫點文章,有的還從事文學創作,文秘隊伍中可謂藏龍臥虎,其中不乏“右手寫公文,左手寫散文”的高手,所以盡管公文不同于文學創作,但大家都希望能寫出文質兼美的領導文稿,不求留名于世,但求揚名一時,希望自己的文稿被領導采用,被部門單位傳誦。那如何寫出文質兼美的領導講話呢?
  • 書趣(下) 相關:文學院 文學社 文學青年
  • 1996年我曾參加在東城圖書館舉辦的新星文學沙龍,那時在京城尋找文學土壤,這個文學社大多是魯迅文學院的學生,來自京城不同行業不同職業的文學青年。我是在工人日報上看到這個文學社的報道,并給東城圖書館去了封信,半年以后才接到文學社負責人馬大姐的回信。
  • 握手陳忠實 相關:陳忠實 《中國作家》 文學青年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八日,黃土高原的一位文學大師與江漢平原的一名文學青年之手緊緊地相握在一起。他就是著名作家陳忠實。那天,雨過天晴,春意盎然,我乘火車到達古城西安,領取由《中國作家》和《女友雜志》社聯合舉辦的“全國青年文學作品獎”。陜西省作家協會主席陳忠實是大獎賽的高級評委,我便欲通過大賽辦的介紹去拜見陳主席忠實先生。工作人員說,陳主席平易近人,你直接去找,他會見你的!于是,我便貿然前行。
  • 任可迪詩歌簡論 相關:詩歌 寫作者 文藝刊物
  • 一個寫作者,能夠寫些什么、有什么樣的傾向是與個人的經歷密切相關的。可迪的父親是一個學物理出身的嚴謹的寫作者,曾參與編輯方志、報刊及文藝刊物,出版過雜文集。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中,可迪選擇讀大學中文系,并成為文學青年,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據我的了解,可迪寫過小說,他的那些小說與青春、愛情和對生存意義的追問相關。可迪還寫過傳統的賦,在一些報刊上發表過,在今天這個時代,這樣的寫作選擇似乎有些另類了。不過現在看來,這與可迪的性情是有關系的。他天生豪放,這樣的情懷適于作賦寫詩。這樣,面對面前這些詩作,再想想它們與他所寫的賦的關系,我也就就釋然了。